是……

dn文手群还没散的时候,联文我那部分自觉满意的段落。

反正因为硬盘碎掉完整的已经没了,就只找到这些。

托腮。反正我自己超自恋觉得自觉超帅气


·清晨,光若双手般在舞动的尘埃间翻转、为它们染上金瑰色彩,那种来源光明之处的耀眼——险些晃花本应藏匿于暗夜中的、渴望睡眠的双眼。

·第一声闷雷在天空炸响,耳畔的奏乐全然是琉璃水晶类物质破碎脆音,亮橙的火舌亲吻咬切着木橼,目中所见的血与尖叫矫揉在一起被黑暗吞噬。

·暗色的云雾缠绕交织,虚伪揉入造作的洁白掩碎于烈火与尘埃——这个曾令我痛苦不堪的世界,这个仿佛容纳了整个大陆虚假的神圣天堂,全然在...

【狮心】轩辕十四没有喵·一

·过去捏造有

·地球濑名与外星喵leo

·短小又难看。

·大致可能ooc


月永雷欧发誓,先前自己单纯只觉得“因为这颗湛蓝星球美得能让人头皮发麻而作为逃亡点”的决策特别浪漫——然而在飞船开始失去机能、直接撞上大气层后他才骤然意识到:或许在本身便不稳定的状况下,浪漫根本吃不了什么饭,顶多让他燃烧成一颗能给这个星球生命体许愿的流星罢了。

准确来说,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的想法是正确的。不过那么想了也便那么做了,况且 至少飞船坠毁之前便是这样。

引擎失去了动力。任何曾今可靠的设备组、按钮开关,此刻都...

狮心的一个脑洞片段

慢慢囤着,说不定改天就真的长成一篇文呢?
特不要脸的先打个tag
关于出道后又出柜(

等毕业多年以后再次提起高中时期,是在他们的负面舆论和厄灾都往一边坍圮的时候——当红组合「Knights」的正副队长公开出柜的消息引来竞争公司们的一波黑。
望着那些企图夺去王冠的宵小,身为队长的他面色如旧地笑着。
反倒是濑名被焦虑和烦躁冲得锋锐异常。像是把忽地找不到鞘的剑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惧吓着周遭所有人,谁都有可能被伤到——除却他的王。
“没事的。”
刚在停车场打开车门的月永レオ忽地转身,大致是半强硬才把现今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模特给按进怀中,手指自然捻梳着那些被发胶给塑起来的鼠色发丝,大声干笑了几下安慰人:
“——我的骑士...

玩青叶团团上瘾x

小紅帽 第二章

·一個靠百度翻譯糊弄出來的有點不靠譜的翻譯

·如果有哪邊錯誤請指正


有誰來跟我一起
遊戲一起玩吧?
天使一樣的
笑容浮現
小紅帽要開始啦!


用劍噗嗤哩。
用斧子咕鏘
眼睛在kirakira地閃爍光輝、
而槍在嗙嗙地射出來。


來玩吧、來玩吧、
來玩吧、來一起玩吧!


快點讓作者復活吧
(還有)很多很多
想要殺光!


 爲什麽大家、很快就死了呢?
要是再反抗我一點就好了啊、
明明可以玩更久的。 


 普通的對手太無聊了。
像狼先生那樣
把我整個地完整吃下去的
想跟那樣的對手玩。 


像獵人先生做的那樣、
把狼先生的肚子給...

小紅帽 第一章

·一個靠百度翻譯糊弄出來的有點不靠譜的翻譯

·如果有哪邊錯誤請指正


小紅帽感覺到了。

的氣息。
暴力的聲響。
痛苦的呼聲。


——這個啊,最喜歡了!


更多的血
更多的傷痕
更多的悲鳴
給我吧給我吧給我吧
請給我吧!


如果還需要作者的話
復活——
另外,殺了吧。



用柔軟的內臟做成蛋糕
用溫暖的血液釀成葡萄酒
那麼,接下来是探望的時間了


不可以在路上耽擱
不快點去的話
奶奶也會很無聊吧


路上遇到了狼先生
在開始愉快的談話之前
用大石頭砸碎他腦袋吧


如果是去奶奶家的話
那放火殺掉吧


心地善良的獵人先生
让我用那把槍
射击进進你肚子里吧...

狮心·我们终究再见

一个奇怪随性脑洞的小短打,大概是偏向西幻背景吧?

没什么文笔以及有稍微私设请见谅。


他是不是人类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一直都是

可…………一直都是什么呢?少年感觉自己好像忽然地被世界剥夺去了一个重要的词汇,什么都记得却什么都不记得。

明明记得他每一个细枝末节的动作腔调,甚至是在此生活时的每一个习惯与抱怨,却忘了那张明显会让人过目不忘的脸与似天空某时的发泽。

那种焦躁忽地充斥满了躯壳,无处发泄的愤懑以及失去重要物的恐惧最终硬生生把人从噩梦之中惊醒。

·


当濑名泉打开车门的时候教堂的钟正好敲响第十下,而第十二下大概是放稳行...

【狮心】轩辕十四没有喵·启

·过去捏造有

·地球濑名与外星喵leo

·离喵成人形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码字速度意义上的。

·大致可能ooc


上空传来一声奇怪的闷雷。

并不是说雷声如何奇怪,只是出现的时间不大对罢了——不,或者说不该出现在晚秋与冬的交集。

他莫名想起有人说,2012年有个日子将会是世界末日……可是,这种说法怎么想都觉得荒诞而又无稽、俗套而又无用。

——世界末日相关的说法一次又一次。无论是1843年的米勒派传说,还是1982年的末日审判,或是1997年的天堂之门,甚至1999年的恐怖之王和2000年的又一冰河...

狮心?一段没头没尾的随性脑洞

当被问及那件事的时候,他愣了一下。

才发觉自己已经记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那家伙的表情……以及,最后一次看到那家伙是在个阳光还没消散的时刻。

那时夕阳滴血般刺痛了虹膜,而那个有着一头黄昏的家伙张了张嘴,紧接着是有些呆滞地抬起双手捂着喉部——磕绊着跌落舞台,然及撞向了他。

出乎预判的力量使他禁不住倒退了几步,最后带着人一块摔在地上。

所幸的是那家伙被他好好地保护在怀里,倒是他背部传来汗渍混搅血肉的疼痛。

大致是磨破了皮吧?也不知会不会留下什么影响美观的疤。忽的,他心里对着自己开了这么个玩笑。

事实上那刻他可以想很多。比如说埋怨这鬼天气明明不烈、却热得一直在出汗,再比如说责备那家伙...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是啥!

才不是懒得画下去没画完

一张才画到一半的青行灯……

大致是传记里面说黑夜中唯一能看到的光只有手里那纸灯……

虽然没画完,但还是打了tag[靠

#60分题:骗子

#莫德雷德x库拉伦特吧……?

大概魔剑单向。用魔剑的力量帮莫德雷德修补身体…?


曾经与库拉伦特说好大概就是即使王国恐惧他的存在多么不稳定,王都会信任他的。换句话也就是说库拉伦特所担忧他被亚瑟斩杀的事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结果在王国稳定而亚瑟惧怕他的力量的情况下,他选择放下武器任亚瑟斩杀。

【我心爱的人哟,这种谎言……真是比你的血液中所注定的宿命还荒唐啊。】

很久以后

#60分题:关于未能造访的未来

#啃着自己的腿肉就当是给自己的8.7过期生贺

#我也不知道为啥要这样伤害自己

#应该是主莫德雷德x库拉伦特,次兰斯洛特x阿隆戴德

#还是因为时间不够强行结尾……沉默蹲

#大写的OOC,慎


当年他与莫德雷德谈起由各自剑支制造的神装型骑士时,印象最深刻的片语便是:库拉伦特只是一把魔剑……至少她自己一直是那么认为的。

早在那个大不列颠还有近百万名候选王的时候,她便是那么认为的。

——即使是作为一个独立的骑士而存在。

或许是因为都是魔剑吧?在这点上面,她和阿隆戴德有惊人的相似认同性,不过阿隆戴德在自己多次叱责之后便不再提起这茬。

湖之...

给一位姑娘的贺礼

能被记住所有主皮简直就是一份大礼♡

Amara:

炎热夏季,请允许我送上来自冰神温蒂的清凉的祝福。
指尖挥舞,蓝色的微光缠绕于手,一束冰蓝色的玫瑰出现在手上。
生日快乐,我的同僚。愿容颜常驻,技艺更上一层楼。
——冰灵(DN)


破碎时间中踏步的女神代言人啊,流转的时光告诉我您的诞生日期,火山吹来的炽热狂风带走生命之树的祝福,私以为在这一天里当放下所有戒备快乐的祝贺。生日快乐,露娜莉娅小姐。
——精灵(DN)
*女神代言人指女神碎片,诞生日期在主线有剧情片段,是应堕落古代人的召唤而来


不能理解你……的忠心但是,人类都会庆祝生日的话,你这小小的一把剑也不例外吧?你所服侍的主人会...

© 尘月墨染 | Powered by LOFTER